她坐到他前面的位子,靜靜的看著他。

 

  雖然是青梅竹馬,但是,她卻仍舊不了解他的心思。不同於一般人,宇峯湮的嗜好大概就是睡覺了吧!儘管很少聽課,但他卻每次都奪得全年級第一名的頭銜,因此,老師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功課好、體能不輸人,甚至還有神話般的外表,他很完美,完美得令人無法想像。儘管從小就是鄰居,她卻仍舊摸不透他。

 

  「喲!」

 

  翼天嵐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,嚇得夏紫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。

 

  「你……為啥嚇人啊?」

 

  「是你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吧!」他嘴角上揚,露出一抹邪笑。「你剛剛看湮的表情好變態喔!」

 

  「我哪有啊!」她臉紅得像成熟的蘋果似的。

 

  「算了!不管了。我剛剛看見她從女廁走了出來。」

 

  「喔──謝啦!」突然之間,一道想像如同柯南破案時出現的線般從她腦後穿過。「你該不會在女廁前徘徊吧?」

 

  「沒有!」雖然表情很鎮定,但他臉頰上卻以泛出了淡淡的紅暈。

 

  「那你為什麼臉紅?」

 

  「現在重點是把他叫起吧!」他指了指那名「沉睡中的宇峯湮」。

 

  「對耶!」夏紫瞳轉了身,給了那張無辜的桌子「爆裂迴旋踢」不過「沉睡中的宇峯湮」依舊沉睡著。

 

  「哇!他竟然還在睡。」翼天嵐在一旁讚嘆著。

 

  「別、逼、我!」

 

  夏紫瞳額頭冒出青筋,頭髮因抖動的身體而零亂的垂散著,此時的她彷彿生氣的貞子般令人不敢靠近。她手握拳,準備出擊。

 

  「呃……紫瞳?」翼天嵐嚇得倒退幾步,但仍舊試圖喚回她的人性。

 

  「呀──」伴隨著一聲嘶吼,那張桌子瞬間位移十公尺,而「沉睡中的宇峯湮」在地心引力的牽引下落地。

 

  「噢!」他坐在地上,沉痛地呻吟著。

 

  「湮,沒事吧?」翼天嵐緊張得上前探問。

 

  他迅速站了起來,推一推眼鏡,撥了撥瀏海,完全不同於剛剛的呻吟樣。「沒事!」

 

  「話說剛剛地震了?」他驚訝地看著那張位移十公尺的桌子。

 

  「該說他是遲鈍還是呆?」翼天嵐無言地看著他。

 

  夏紫瞳不理會宇峯湮的問題,急著在教室搜尋蕾羽萱的身影,這才發現全班有如看電影般地看向這邊,只差沒有爆米花了。

 

  「咦?大家怎麼都看著這邊?」

 

  「瞳,湮出現在這裡,而且剛剛又發生『地震』,很難不吸引大家的注意吧!」翼天嵐拍了拍她的肩膀,故作感嘆地搖搖頭。

 

  「不用管我們,你們繼續。」

  

  「嗯!對,繼續。」

 

  「不要停!」

 

  夏紫瞳與翼天嵐無言地看著這群想看「真實電影」的同學們。

 

  

  「算了!不管了!」夏紫瞳繼續搜尋著蕾羽萱的身影,接著目光便鎖定了一名坐在教室角落看書的少女。

 

  這名少女有著不同於一般人的氣質感,捲捲的秀髮飄散於腦後,玫瑰色的眼瞳更是閃耀動人。小巧的瓜子臉、濃密細長的眼睫毛、修長微美的身材,如同公主般的高貴優雅。

 

  「嘿!她在那。」夏紫瞳將視線轉向宇峯湮──他竟已把桌子搬回來繼續趴著睡覺。

 

  夏紫瞳與翼天嵐對看了一眼,然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 

  我放棄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羽 的頭像
夜羽

夜羽之心

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